中国民众的对日好感度近年来不断上升,而日本民众对华好感度却降到了新低。针对中日两国民众情感的这一反差,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垂秀夫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针对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以及如何扭转这种局面,还希望中方能够好好研究。当然,我们愿意同中方一起思索,如有需要也可以提出参考意见。”

日本大使站在日本政府的立场上发言,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这样的发言在中国也不会被说成“暴言”。但是,两国民众情感出现反差的真正原因还是需要客观分析。

近年来,中国民众的对日好感度确实在上升,这与日本开放的旅游政策有密切关系,不少中国人有机会亲眼看看日本,对日本的环境、人文都留下良好的印象。中国媒体也积极报道,客观介绍战后日本。尤其是今年疫情期间,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”的报道感动了许多中国人。人们似乎看到了两国改善关系和展望未来的曙光。

反观日本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却并不怎么友好。近年来,充斥日媒的话题大多是“中国威胁论”和价值观偏见,似乎崛起的中国已经对日本的“民主”“自由”和国家安全造成了威胁。于是,日本人大谈“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”“亚洲版北约”,似乎“民主国家”如果不团结起来加以遏制,世界将被中国的“霸权”所控制。

宣传“中国威胁论”的最好材料是钓鱼岛争端。对于该问题,日本的基本立场可以用三句话概括:该岛在历史和国际法上都是日本的领土,中日两国之间不存在需要解决的领土问题也没有搁置争议的共识,中国公务船的巡航是对日本领海的侵犯。经过日媒连篇累牍的宣传,这三句话在日本已经深入人心,成为“神话”,而中国的历史和国际法证据却被完全否定。

然而,“神话”终究代替不了事实。关于钓鱼岛的主权,远的不说,至少在1863年出版的《皇朝中外一统舆图》已经把它划在中国的版图之内,比日本明治政府1895年1月将该岛作为“无主地”编入冲绳县早了32年。日本的“编入”违反国际法,把中国疆域图中已经列入的领土当作“无主地”,还以《旧金山和约》为根据,认为二战后的国际条约承认了美国对其占领及后来移交给日本。其实,周恩来在《旧金山和约》签订不到十天就郑重声明:该条约是非法无效的,因而是绝对不能承认的。日本攫取钓鱼岛不过是帝国主义扩张政策的表现。对于因暴力和贪欲攫取的领土,《开罗宣言》规定应该被驱逐,该宣言被《波茨坦公告》确认,1972年的《中日联合声明》第三条也规定了日本将遵守该公告。这才是日本应该遵守的国际法链条。

日方有人认为当前中国处于“外交困境”,有求于日本,故操作舆论压中国让步,无视基本事实和证据,不禁让人想起1874年5月2日,西乡从道犯台后与清朝交涉,硬说清朝没有统治过台湾后山,清政府向日本提供了十多卷户部文件和台湾税收簿记,日本代表却说:“无暇观看”,并坚称台湾是无主地。这与现在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态度惊人的一致。

最近,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访日,双方达成五点重要共识和六项具体成果,也谈到了中方对钓鱼岛问题的立场,日本媒体不去报道会谈成果,而是大肆炒作所谓“暴言”。由此,我们想起1878年中日交涉琉球问题时,谈判代表何如璋谴责日本吞并琉球,竟被当时的日媒形容为“暴言事件”。

钓鱼岛的面积不过4平方公里左右,中日两国应该从地区和平与繁荣的大局出发,理性对待领土争端,有效管控危机,不要制造“神话”,更不要利用此事倒打一耙,煽动仇华、厌华情绪。(作者廉德瑰是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主任)

责编:吴正丹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nached.com

标签:,